site_logo

英国大学: 金钱与思想

在牛津、剑桥学习 “无用”专业,收入损失惨重

高等教育怀疑论者常抱怨大学提供了太多在职场上无甚价值的无用学位。相比招生标准较低的大学,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一般收入更高,因此人们可能会以为名校开设的课程更实用。然而,英国教育部的数据显示情况正相反。名校的本科生更有可能学习哲学和古典文学等纯学术性专业,而在招生标准更宽松的大学,学生则倾向选择商科或护理等职业性专业。

这看似矛盾的现象该如何解释?原因之一是雇主认为顶尖大学的学位是一个衡量智力的指标。这意味着在名牌大学攻读学术性专业的学生仍能“钱”途光明。剑桥大学创意艺术类专业(该校毕业生收入前景最低的专业,包括音乐等)的毕业生在26岁时的收入中位数约为25,000英镑(32,400美元),跟赫尔大学(Hull)等不太知名大学的经济学专业毕业生的收入相仿。

然而,尽管牛津和剑桥的学生可以自称研读《尤利西斯》多年而仍可预期高薪,但攻读人文学科的他们最终要付出相当大的机会成本。这是因为雇主把最高起薪留给了既出身名校、所学专业又符合市场需求的毕业生。剑桥创意艺术类专业的毕业生26岁时的收入比雷克瑟姆格林多大学(Wrexham Glyndwr University)的同龄同专业毕业生高出11,000英镑,后者的收入为英国同专业最低。相比之下,剑桥大学经济学专业的毕业生收入比索尔福德大学(University of Salford)的高44,000英镑,后者是英国经济学毕业生中赚得最少的。

许多有天赋的人文艺术学科的学生都不擅长和数字打交道。但对于那些两方面都擅长的人来说,坚守人文艺术领域代价不菲(就放弃掉的工资而言)。剑桥创意艺术类专业学生的A-level课程成绩与华威大学(Warwick)经济学专业学生的相近,但收入只有后者的一半左右。这相当于放弃了价值50万英镑的年金。

谁能有本钱如此任性?答案是家境一般都比较富裕的“牛剑”学生。在大多数大学,通往高薪工作的专业(如经济学和医学)的学生往往来自较富裕的家庭,部分原因是这些申请人更可能取得入学必需的考试成绩。然而在牛剑却不存在这样的关联。在这两所学校,平均而言,历史和哲学专业学生的家境比医学专业的学生更加富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