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_logo

能源与气候:原油觉醒

埃克森美孚与石油业的发展大计可能会破坏气候

在美国这个世界最大经济体和第二大污染国,气候变化变得越来越难以忽视。极端天气日益频繁。去年11月,山火炙烤加州;几周前,芝加哥比火星上的一些地方还要冷。科学家更急切地发出警告,而民众也已经留意到了问题——去年年底耶鲁大学的民调显示,73%的美国人认为气候变化确实在发生。民主党左翼打算把“绿色新政”作为2020年美国大选的核心理念。随着期望的转变,私营部门也显示出随之调整的迹象。去年约有20个煤矿关闭。基金经理纷纷敦促企业加强环保。一向不追逐潮流的巴菲特在清洁能源上投资了300亿美元,马斯克则打算让电动汽车遍布美国的高速公路。

然而,在这一片喧闹中却存在一个扎眼的、不和谐的现实。石油需求不断上升,美国乃至全球的能源行业正计划投资数万亿美元来满足需求。最积极践行这一战略的公司莫过于埃克森美孚——一个让竞争对手艳羡而令环保人士厌恶的行业巨头。这家公司计划在2025年比2017年增产25%的石油和天然气。业内其他公司即便只是追求微小的增长,也可能给气候带来灾难性后果。

埃克森美孚的行动表明,单靠市场本身无法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需要强有力的政府行动。与许多共和党人所担忧的(也是部分民主党人所希望的)相反,这并不意味着政府权力会就此膨胀。

二十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雪佛龙、埃克森美孚、荷兰皇家壳牌、BP和道达尔这五大石油巨头影响巨大,更甚于一些小国家。虽然它们的影响力已经减弱,但仍占到全球石油和天然气产量的10%及上游投资的16%,并为相对较小的私营能源公司(占到另外四分之一的投资)定下了基调。而且这些石油企业的利润与数以百万计的退休人员和其他储蓄者的生计息息相关。在欧洲和美国股息最高的20家公司中,四家是石油巨头。

2000年,BP承诺“不只贡献石油”。而从表面上看,这些巨头确实有所改变。它们都表示支持《巴黎气候协定》以控制气候变化幅度,也都在投资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壳牌最近表示将控制其产品的碳排放。但对于这些企业,我们不应听其言,而是要观其行。

埃克森美孚表示,到2030年全球石油和天然气需求将增长13%。不仅仅是埃克森美孚,所有石油巨头预计都会提高产量。整个行业不但没有关闭所有气田和喷油井,还在投资各种上游项目,从开发德克萨斯页岩到高科技深水井等。石油公司直接或通过行业机构游说以反对限排措施。问题是,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估计,要令地球气温相比工业化前水平上升幅度不超过1.5°C,石油和天然气到2030年要减产约20%,到2050年减产约55%。

但不能就此认定能源公司必然是邪恶的。它们是在响应社会设定的激励。石油的财务回报高于可再生能源。目前,全球石油需求每年增长1%到2%,与过去50年的平均水平相近;一般石油巨头的股票市值中有一小部分来自2030年后的利润。尽管被气候斗士们(他们很多人既开车也坐飞机)狠批,但这些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不仅合法,也是股东有权做出的要求。

有些人寄望石油公司会逐步转向新的方向,但这似乎太过乐观了。想依赖卓越的创新来挽救局面,未免轻率。全球每年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为3000亿美元,相比对化石燃料的投资仍相形见绌。在汽车行业,即便有大量新款电动车源源推出,但预计在2030年大约85%的车辆仍将使用内燃机。

“道德投资”的兴起也一样。资产总计32万亿美元的多个基金加入进来,对全球最大的一些排放企业施压。面对传统业务的崩溃,基金经理很乐意出售环保类产品——有助益的一点是这类产品的收费也更高。但很少有大型投资集团抛售大型能源企业的股份。尽管在宣传上大张旗鼓,但石油企业近年对环保投资者的承诺仍然很有限。

而且也别指望法庭能解决多少问题。律师们正采取一系列行动,对石油公司作出了从误导公众到造成海平面上升的种种指控。一些人认为石油公司将遭受与烟草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面对巨额和解赔偿金)相同的命运。但他们忘了烟草巨头至今屹立不倒。去年6月,加州一名联邦法官裁定,气候变化属国会和外交事务,法官们管不了。

未来15年对气候变化至关重要。如果创新者、投资者、法院和企业自身利益无法抑制化石燃料,那政治系统就必须负起重担。2017年美国表示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特朗普政府也试图复兴煤炭业。即便如此,气候问题仍可进入政治主流并赢得跨党派关注。民调表明,年轻温和的共和党人关注气候问题。几十位著名经济学家最近对气候问题做出的联合呼吁更是跨越了党派分歧。

关键将在于向中间派选民表明减少排放是切实可行的,也不会让他们的处境变坏。虽然民主党推出的“绿色新政”理念提高了人们对气候问题的关注,却几乎做不到这一点,因为这套方案基于大幅提高政府支出和扩大集中规划。在美国和其他地区,最好的办法是对碳排放征税,埃克森美孚也支持这一做法。法国“黄马甲”运动显示了实施的难度。这需要设计政策,以补偿性减税的形式把征收的资金返还给公众,从而赢得民众支持。化石燃料行业的规模将缩小,政府不会膨胀,企业也有视情况自行调整的自由——就算埃克森美孚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