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_logo

美国经济:财位新官

更高的利率是否会破坏美国的经济繁荣?

珍妮特·耶伦曾经修改了一则著名的比喻,她说美联储将“不断添满酒坛,直到客人到齐”【译者注:在上世纪50至70年代担任美联储主席的威廉·马丁曾说,美联储的工作是“在派对兴致正浓时拿走酒坛”】。上周,投资者开始怀疑,不久将接替耶伦领导美联储的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会最终认为派对已经满员。1月29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达到2.7%,创下2014年初以来新高。银根收紧的预期让股市打了喷嚏。1月30日,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1.1%,是8月以来的最大跌幅,第二天稍有反弹。失业率很低,而税收减免即将到来,投资者开始思考通胀和利率是否很快会迅速上涨。

在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的一年里,美国经济增长了2.5%。根据奥肯定律这一关于失业率与GDP关系的经验法则,失业率的下降几乎解释了这一增长的一半。(同期失业率从4.7%下降到4.1%。)去年年初,通货膨胀率未达预期,表明快速增长可能继续一路高歌。但价格压力已经开始累积。到了2017年底,将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排除在外的季度核心通胀率仅略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利率制定者说他们将在2018年三次收紧政策(见图表),就像2017年那样。市场参与者最近开始相信他们的说法了。

利率上涨的前景让看空者担心的原因有三。首先,他们认为资产市场还没有为提高利率做好准备。1月29日,在市场震荡之前,高盛编制的财务状况指数(在银根放松时下降)触及历史低位。推迟加息推动了近几年资产价格的上涨;出乎意料的紧缩政策则可能会产生相反的影响。

第二个担心是消费者过分热情。去年10月,消费者信心触及十多年来未见的最高点(此后小幅回落)。在第四季度,仅车辆和零部件的购买就贡献了0.4个百分点的增长。然而,除了少数中低收入的经济部门之外,推动消费热潮的因素并非工资增长,而是消费者储蓄减少。12月,个人储蓄率仅为2.4%,是2005年9月以来的最低点。如果资产价格下跌会挫伤消费者的乐观情绪,增长可能会受到影响。

最后一个担心是公司债务。去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说,负债的公司面临更高的借贷成本。它们指出,占所有公司资产10%的公司已经在为偿还债务而挣扎。

这些担忧是否合理?当人们借贷太多时,资产价格下跌是可怕的。但过去十年的监管改革抑制了高风险贷款。家庭的储蓄可能并不多,但其资产负债表比金融危机之前要强健得多。公司债务出麻烦的可能性更大,但油价上涨已让那些负债累累而最有可能垮台的能源公司松了一口气。随着全球债券收益率的上升,美联储不必担心强势美元会破坏世界经济的稳定。

事实上,如果鲍威尔能够很好地过渡到更高的利率,它们会受到欢迎。在下一次经济衰退时,美联储在把利率降到零之前将有更多的空间来放松政策。毕竟,派对上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派对还没结束,酒坛已经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