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_logo

日本老龄化:居家照护

日本政府竭力控制医疗支出上涨

在东京卫星城国立市(Kunitachi)一间光照充足的小公寓里,茨木康行闭着眼躺在床上,费力地呼吸着。当地诊所的医生宫崎之男每两周上门探视他一次。他患有脑梗塞引发的脑损伤和消化系统肿瘤,无法吞咽或说话,医生怀疑他将不久于人世。他的妻子玲子通过一根胃管给他喂食,并帮他清除喉咙里的痰。“他来自一个关系紧密的家庭,不爱说话,所以我认为他最好还是待在家里,而不是住进医院。”她边喝着绿茶、吃着葡萄边说道。

日本人的预期寿命是84岁,为世界最高。这对其国民来说是个好消息,但也意味着老年人在总人口中的比重越来越高。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足足占了总人口的28%,而美国和德国的这一比例分别为15%和21%。老年人越多,相应的医疗保健支出也越高。去年,除去为公共医疗保险计划征收的费用,政府在医疗保健和护理上的预算达15万亿日元(合1380亿美元,占政府总支出的15%)。由于公共债务达到GDP的250%,偿债支出又占了总支出的24%,政府正在想方设法削减成本。政府认为居家照护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所有日本人每个月都通过雇主或市政当局向公共保险计划缴纳保险费。由此他们可以享受公立和私人医疗机构提供的治疗和药物,不过仍须自付一部分治疗费(用美国的说法是共付额),金额有上限。2000年,日本又推出了一项专为65岁以上老年人提供长期照护服务的公共保险计划。该计划要求民众必须从40岁开始缴费。其运作方式与普通公共保险计划相同。大约60%的医疗保健支出由保险费和共付额支付,剩下的由政府承担。而在全部医疗支出上,老年人占了大头。政府估计75岁以上的老年人平均每年的医疗支出是94.2万日元,而其余人群仅为22.1万日元。

东京圣路加国际大学(St Luke’s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的池上直树表示,按照老龄化国家的标准,日本在设法控制医疗支出方面已经做得不错了。日本政府对各类医疗服务设定价格以降低成本(不过这助长了医疗机构为多赚钱而实施不必要的检查;按人口平均,日本拥有的CT机数量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政府还提倡民众使用相对便宜的非专利药物。

延续生命,削减预算

尽管如此,在经合组织对医疗保健支出占GDP比重的排名中,日本已攀升至第六位,在法国和美国之后,却排在另外两个老龄化国家意大利和韩国的前面(见图表)。这不仅仅是因为老年人的数量在增加,随着老年痴呆症和糖尿病等患者的存活期更长,人均医疗保健支出也在增长。

日本提倡居家照护已有多年,但现在正在加大推动力度。例如,鉴于日本的平均住院时间是荷兰的三倍,居家照护政策尤为有用。厚生省估计,到2025年,在家接受照护者将达到100万,是目前数字的1.5倍。专门提供出诊服务的特殊护理机构的数量已从2014年的7473个增加到2018年的10,418个。

去年,一个政府专家组建议提高医生的出诊费用,以及提供视频问诊服务。另外专家组还提出了一些鼓励在家照护的新规定,例如医院让病人出院时必须与社会福利机构沟通。

一些城市的照护服务已经在社区开展得有声有色,比如历史甚至早于日本建国的小城尾道(Onomichi)。它的医疗服务包含由医生、护士、家属甚至牙医参加的15分钟“照护会议”,讨论如何着手照顾病人。“过去,因为没有这样的系统,医院很难让病人出院回家,现在就不一样了。”医生片山寿表示。

社区对特殊疾病的护理也在改善。以老年痴呆症为例,目前日本有500万患者,占总人口的4%,而到2030年将升至6%至7%。在东京东北部的松户(Matsudo)等城镇,不只有社会公共机构提供照护和医疗服务,还开设了为病人及其照护者提供建议和联谊的咖啡馆。随处可见的日间照料中心可以让那些照顾老人的家属们有一些喘息的机会。尽管大多数人表示希望自己能在家中辞世,但只有13%的日本人得偿所愿,因此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但是,居家照护的进一步普及并不足以减轻日本的医疗负担。安倍政府希望改革社会保障体系,认为这将有助于降低医疗保健支出。例如,延迟退休会让人们保持活跃、更健康,纳税的时间也会更长。政府还希望尽力减少那些因年轻时的不良行为所致的中老年疾病的发病率。经济产业省的西川和见表示:“我们向来都更关注老年人,但我们也需要关心年轻人来预防疾病。”他特别强调要向民众普及更多有关糖尿病病因的知识(日本糖尿病发病呈上升趋势),或者是可以防止痴呆症恶化的运动。

民众很可能也得为医疗保健支付更多费用。75岁以上的老年人中,许多人的共付额比例仅为10%,而其余人群为30%。国家医疗保险组织联合会(Kenporen)的常务理事河本滋史表示,政府首先应该将这一比例提高一倍,达到20%。他断言,“有些老年人没有财力,但很多老年人有。”他指出,政府可以将非处方药之类的项目排除在保险范围之外。

回到国立市。宫崎之男与玲子讨论了她丈夫的病情。玲子说自己担心丈夫每况愈下,在没有医生探视的时候自己就很焦虑。医生答应以后他会每周上门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