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_logo

大学招生:门有多窄?

筛选与平等往往被视为互相矛盾,但有证据表明并非如此

上月在法国街头参与“黄马甲运动”的人群里,有些学生抗议政府改变大学录取制度:以前几乎人人都可以读大学,现在引入了些微选择性。反对者抱怨说这样的改变有失平等。但是,由富裕国家构成的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欧洲一些最平等的国家有着最挑剔的招生体系,反之亦然。

芬兰的高校系统是欧洲筛选率最高的体系之一,只有三分之一的申请者被录取。但芬兰同时也是欧洲代际阶层流动性最高的国家之一,无论是以教育成果还是以父母与子女的社会阶层差异来衡量。芬兰的高等教育体系高度自治,大多数大学都不受国家管控。

相反,自拿破仑在1808年颁布法令规定法国的大学体系隶属于国家以来,法国大学一直如此运作,是欧洲最不挑剔的体系之一。读大学被视为一种权利,学生可以报读自己一无所知的专业。去年的改革允许大学要求学生在必要时参加辅导班,并不会给现状带来多大改变。

然而,尽管法国的高等教育体系“有教无类”,但法国在代际阶层流动性方面却表现不佳,无论是以教育结果还是职业阶层衡量都是如此。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因为法国只有40%的学生在预期的课程时限内毕业,既浪费资源又让人受挫。弱势社群的学生辍学率往往更高。

在质量方面,芬兰的大学体制也表现优秀。在Universitas 21指数中,芬兰名列前茅。该指数按大学质量对50个国家进行排名,并根据人均GDP做调整。法国排在第19位,低于希腊和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