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_logo

印度经济:莫氏小改

尽管被寄予厚望,莫迪的经济政策并未真正突破过去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2014年以压倒性的优势当选,以致于我们今天很难想象当时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其他结果。但还是不妨试想一下:假如当时国大党领导的(如果可以称之为“领导”的话)运转不良的统一进步联盟(UPA)勉强获胜,那么它在自己的第三个任期内可能实行怎样的经济政策?这一问题并非毫无意义。任何对莫迪首个总理任期经济成就的评价,都需要用一个反事实的设想来对比衡量。假想中的第三届UPA政府就是这样一个衡量基准。

国大党领导的政府无疑会沿袭某些它所钟爱的既有项目,比如就业保障和身份识别计划,前者为农村家庭提供公共工程的工作机会;后者则是根据指纹或虹膜扫描为每个印度人提供一个独一无二的身份号码。它应该会让央行借助油价下跌继续抗击通胀。

第三届UPA政府肯定不会对印度繁复的劳动法实施改革,或将印度航空等经营不善的公营企业私有化。它倒也可能在解决银行系统不良贷款的问题上做做样子,因为担心自己可能会被谴责为有裙带关系的企业纾困。

随着下一届选举的临近,UPA政府无疑又会采用它在过去的政治周期中使用的伎俩,大肆给农民发放补贴,并通过在预算上做手脚来掩盖自己未能实现财政目标的事实。GDP增长和创造就业两方面可能几乎毫无改善。

当然,UPA从没得到过这第三次机会,而是输给了莫迪。莫迪曾经承诺以大刀阔斧的改革代替这种循序渐进的做法。然而,尽管做出了这样大胆的承诺,事实证明莫迪掌管印度的第一个任期与假想的UPA第三任期很相似。如果当时莫迪因某种原因落选,那么随后可能出现的很多情况在他获胜后也发生了。

相似的程度严重。GDP平均增长率约为7%,超过其他任何大型经济体,但与莫迪上台前的五年里的平均增长率相差无几。土地或劳动力市场没有发生重大改革;就业保障或身份识别计划没有废止;处理银行不良贷款的行动拖延,代价高昂。而政府最引以为荣的经济成就则是实施了此前由国大党提出的全国性增值税。

这种政策连续性不足为奇。尽管莫迪的政党在议会中赢得了罕见的多数席位,但印度的政治体系仍然通过上议院、各级法院、公共审计机构和各邦来制约总理的权力,这些机构对印度所需的诸多改革都负有单独或共同的责任。虽然选民们投票给莫迪代表着对增加就业机会和减少欺诈的诉求,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想要自由主义经济本身。政府前经济顾问阿尔温德·苏布拉曼尼(Arvind Subramanian)在他的新书《法律顾问》(Of Counsel)中指出,资本主义在印度仍然“不受待见”。

莫迪确实设法做到了一些第三届UPA政府不会去做的事情。很难想象UPA会像他一样热衷削减繁文缛节(自2014年以来,印度在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排名中上升了65位),或者如此不遗余力地吸引外国直接投资(FDI)。莫迪通过取消部分燃油补贴和限制粮食最低价格的上涨,控制了通货膨胀。莫迪政府帮助穷人开设银行账户,并通过了一项广受欢迎的新公司破产法。腐败现象已经减少。

苏布拉曼尼认为,遗憾的是,化肥补贴依然存在;粮食最低价格再次飙升;以目前的速度,新的破产制度将需要六年左右的时间才能清除所有积案。计划对电子商务法规进行的改革可能会阻碍亚马逊和沃尔玛等外国公司在印度开展业务。

突然废止大面额纸币是莫迪最具革新性、却也是最糟糕的决定。其目的是消灭“黑钱”,即藏匿于银行体系之外的大量不义之财。结果回收至银行的大额纸币大部分却是来自排着长队、好赶在截止期前换钞的储户,令政府大感意外。如果官方数据可信,这一危险之举并没有对经济造成什么持久的损害,简直是个奇迹。